加强汇率风险管百瑞赢证券理的实践与思考基于辽宁省部分企业的调研
时间:2020-04-27 10:32 作者:百瑞赢证券咨询

  汇率是一个开放经济体所面临的重要价格变量。宏观来看,汇率波动是整体经济形势和金融风险的重要影响因素;微观来看,汇率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外向型企业的利润水平,从而对其经营形势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我国自2005年7月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来,经过多次调整,人民币汇率浮动程度逐渐提高,汇率形成机制更加市场化。在此过程中,在我国经营的外向型企业不得不面临常态化的汇率波动。2014年人民银行发布的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外贸稳定增长的若干意见》的指导意见中就提出,要丰富汇率避险工具,更好地满足企业和居民基于实需原则的汇率避险需求。2019年末,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第十九届中国年度管理大会上表示,随着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增强,企业等市场主体要审慎安排资产负债的货币结构,合理运用外汇衍生工具,加强汇率风险管理,适应市场环境的变化。

  2018年以来,受中美经贸摩擦影响,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加大,人民币汇率波动对进出口企业产生了重要影响。一方面,人民币汇率贬值对于出口企业有一定的积极作用,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加征关税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加大也产生了较大的不确定性,使外向型企业面临较大的汇率风险。在此背景下,部分企业并没有主动寻求汇率避险,而是抱有投机心态,揣测人民币汇率走势,选择结汇、购汇时间,希望从结汇、购汇中获得意外收益。另外,一些出口企业利润较低,汇率的大幅波动产生的汇兑损失极易侵蚀企业微薄的利润。

  为深入了解外向型企业的汇率避险情况,我们选取辽宁省内进出口规模较大的企业及汇率避险产品较为丰富的银行进行了调研,主要采取深入企业实地了解情况及与银行负责汇率避险的部门具体操作人员座谈等方式,明晰企业对于汇率避险的态度和银行的汇率避险产品情况,进而有的放矢地提出相关建议和措施,帮助企业规避汇率风险。

  汇率是货币之间的兑换价格。宏观上看,其变化对整体经济和跨境资金流动产生重要影响。一方面,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汇率变化会直接影响一国的贸易条件,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决定其产品和服务在国际上的竞争能力;另一方面,汇率变化也会影响其对外资的吸引力和对外投资能力以及境内金融产品的受欢迎程度,从而对跨境资金流动产生重要影响。

  微观来看,汇率对经济及具体企业产生影响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货币错配,即一个经济体(企业)的资产负债以不同的币种表示,汇率波动会直接决定其净资产规模,影响资产负债表的状态。在不利的情况下,汇率波动会导致其净资产缩水,甚至资不抵债。例如,企业借用了大量的外币外债,在本币汇率贬值的情况下,会加重企业的偿债负担,甚至会产生违约风险。在研究汇率问题过程中,有一种观点认为货币错配问题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原罪,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货币错配问题对广大发展中国家来说的 “先天性”以及“不可避免性”。

  汇率对经济及具体企业影响的关键之处在于其难以预测性。汇率作为一个即时变化的金融变量,很难对其作出准确预测,很多情况下对其波动方向的判断都很困难,百瑞赢证券更不用说判断具体的区间和点位。也正是因为汇率变化难测,对于存在外汇敞口的经济体及市场主体来说,采取适当措施,规避汇率风险才显得更为重要和紧迫。

  首先,我们选择了辖内国际业务结算量较大及汇率避险产品种类较为丰富的两家银行进行调研。其次,为了综合考虑不同类型的企业对汇率风险的态度,选取调研企业样本时,我们在关注进出口结算规模的同时,也兼顾了企业的所有制结构。因为不同所有制结构的企业,在生产运作、决策流程、对待汇率风险的态度等方面都可能存在很大差异。从所有制类型来看,我们选择了中外合资企业、国有企业(央属和省属)、民营企业等几类企业进行调研;从行业性质看,选择了冶炼、制造、贸易等行业内的企业。通过对银行和企业的调研,百瑞赢证券初步了解到以下情况。

  (一)总体看辽宁省外贸企业汇率避险意识不强。调研了解到,很多企业存在汇率风险敞口,在进出口贸易及借用外债过程中,企业主动地应用汇率避险工具不多,这种情况在中小企业中更为普遍。银行在了解到企业存在进出口购汇结汇需求之后,主动上门营销汇率避险产品,企业会表现出一定兴趣,但由于多种原因最终并不一定能应用汇率避险产品。在很多企业的经营理念中,汇率风险并没有占据重要的位置。

  (二)少数企业汇率避险意识较强。例如,调研中的一家合资企业建立了完善的外汇风险管理机制,秉持财务中性原则,在汇率波动中不谋求超额收益,坚持全部提前锁定成本,无汇率风险敞口。企业风险管理的目标是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力求降低风险对企业财务管理的不利影响。又如,某企业存在大宗商品进口需求,需要用美元等外币计价结算。该企业对汇率波动很敏感,避险意识较高,积极运用汇率避险工具,并寻求在汇率波动中获利。企业财务人员会主动关注汇率波动,并研判汇率走势。

  (三)对于一些企业来说,汇率风险不是其关注重点。例如,调研中了解到虽然某企业进口需求较大,且用外币结算,但企业较多地参与即期汇率市场,很少运用汇率避险工具。企业表示,虽然汇率波动具有一定风险,但通过生产、销售等环节完全可以弥补汇率损失。另据银行表示,该企业运用信用证等工具结算,占用授信额度较大,在应用汇率避险工具时没有足够的授信额度,企业也不愿意通过存保证金的方式锁定汇率。

  (四)由于决策机制限制,部分企业运用汇率避险产品不甚合理。例如,某企业很关注汇率波动,汇率波动对企业利润产生较大影响,但企业本身没有运用任何避险产品来规避汇率风险。由于企业资金在集团公司的财务公司资金池里,企业对衍生产品的应用和资金调配没有决定权,都是由集团统一安排。又如,某企业集团具有一定的汇率避险意识,也在具体业务中会运用汇率避险工具,如远期购汇,但企业集团各子公司之间独立运行核算,决策分散,内部没有统一的汇率避险规划,尚未建立有效的汇率风险防范机制。各子公司交易产品规避的是单笔业务汇率风险,而不是整体外汇头寸,存在改进空间。

  (五)受主客观因素影响,企业对于避险产品的热情不高。例如,某企业年进出口额在15亿美元左右,进口大于出口,企业运用汇率避险产品较少,企业会利用收到的外汇直接进行支付,规避了一定的汇率风险。据企业介绍,对于汇率避险产品运用较少的影响因素如下:一是过往汇率避险产品运用的效果并不理想;二是受企业性质影响,其主要目标是在经营中使资产保值增值;三是银行对于汇率走势的判断准确性较差,影响了企业对于汇率避险产品的应用。

  上述进出口规模较大的样本企业汇率避险情况,对于汇率风险关注者有之,忽视者也存在。但从更大的企业样本来看,辽宁省外向型企业对于汇率风险的关注还远远不够。企业汇率避险工具运用较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究其根本,问题的主要症结还在企业自身,具体影响因素如下。

  (一)企业管理层理念问题。很多外贸企业管理人员对于汇率避险的认识不够深入,尚未树立积极应对汇率波动风险的意识。毫无疑问,企业在用外币计价结算时会遇到汇率风险问题,但很多企业并没有将其列在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名单之中,依然通过自己判断汇率走势来选择购汇、结汇时机,这种比较原始的方式规避汇率风险,带有一定的赌博性质,对汇率风险的认识亟待提高。

  (二)企业人员素质问题。在企业经营中,人是最具主观能动性的要素,人员素质直接决定了企业的经营行为和方式。从企业的主要管理人员到具体负责的财务人员,其素质决定了企业的战略和眼界。如果企业相关人员对汇率风险认识不深,或没有深刻的感知,就会选择性地忽视汇率风险问题。

  (三)汇率避险成本问题。对于企业来说,运用汇率避险工具是有一定成本的。调研中了解到,在企业应用远期锁汇产品时,银行需要到外汇市场平盘,为了避免企业违约对银行造成损失,除了要求企业交纳一定的锁汇费用外,一般还要占用企业的授信额度或留存一定的保证金,保证金的利率很低,这对企业来说就产生了额外的成本。在企业资金形势捉襟见肘的情况下,很多企业不愿意付出(或拿不出)这些确定的成本来应对未知的风险。

  (四)企业财务考核问题。汇率瞬息万变,很难预测,企业在运用汇率避险工具时,也可能产生亏损。如果企业财务考核时,因为运用汇率避险工具产生汇兑亏损而对具体负责人进行处罚,那么相关人员就没有积极性去主动避险,反而更多地参与即期结售汇市场。因为即期市场的汇率变化是市场风险,即使产生汇兑损失,具体办事人员也不用承担责任。

  (五)企业的关注点问题。企业是一个有机整体,其在生产经营中也有具体的关注焦点。有些企业关注产品生产,有些关注市场拓展,有些关注流程改进,侧重点不尽相同。对有些企业来说,虽然汇率波动会产生风险,但其关注点并不是汇率波动,企业完全能够吸收汇率波动所产生的影响,导致其对汇率避险产品运用并不积极。

  (六)汇率波动产生的盈亏平衡问题。正常情况下汇率是双向波动的,现在有一定亏损,但以后可能产生盈利,即使企业不运用汇率避险工具,在一些情况下总体看也能大概盈亏平衡,这就促使企业不愿意付出额外的成本进行汇率避险。

  除了以上企业的主观因素之外,运用汇率避险产品存在亏损的可能性也影响了企业对于汇率避险产品的热情。据企业反映,在尝试运用汇率避险产品之后,由于锁汇价格与到期之后的即期汇率出现较大偏差,致使企业出现了亏损,影响了企业对于汇率避险产品的态度和看法。但就如上面所说,汇率很难预测,即使是银行、专家等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士对汇率走势也很难准确把握,企业对于汇率避险产品应该树立正确的态度,汇率避险产品只是锁定成本(收益),降低汇率波动对企业财务状况的影响,而非一味寻求从中获益。

  (一)外经贸部门通过适当渠道提高企业汇率避险意识。内因起主要作用,但外因的作用也不可忽视。外经贸部门作为与外贸企业接触较多的机构,可以利用企业业务审批、备案、宣讲等渠道,宣传汇率避险的重要性,提高企业的汇率避险意识。引导企业在汇率不确定性加大的情况下,树立理性的风险管理理念,采取合适的风险管理方式来规避汇率风险。

  (二)外汇管理部门在办理业务过程中对企业进行汇率风险提示。外汇管理部门对于企业的跨境资金流动掌握的比较清楚,可以对重点业务、重点企业建立特别关注制度,在企业外币敞口较大时,根据汇率市场的波动形势,外汇管理部门可以通过适当方式对企业进行预警,提示汇率波动风险。

  (三)跨境人民币业务部门继续推动企业利用人民币计价结算。汇率风险问题产生的根源就是利用外币计价结算,也就是一些研究中所说的“原罪”问题。如果企业在进出口贸易中利用本币计价结算,就不存在汇率风险问题,而是将汇率风险转移给了对方。对于我国企业来说,当前的一个有利条件是我国正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企业可以利用人民币进行国际结算,规避汇率风险。所以,跨境人民币业务部门要继续提高人民币使用的便利化程度,完善人民币国际使用的基础设施,提高人民币国际使用规模。

  (四)金融稳定部门提高对企业外汇风险敞口的关注度。在开放的背景下,金融风险不仅仅产生于国内,风险的国际传染及起源于国际的因素需要引起金融稳定部门的重视。从汇率风险来看,企业积累了大量的外汇风险敞口,尤其是外币债务,受汇率波动影响,同样存在偿债困难、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考虑到债务的跨国性质,其最终后果可能更为严重。金融稳定部门应该提高对企业外汇风险敞口的关注度,制定适当的宏观审慎措施来预防汇率风险。 (作者为人民银行沈阳分行副行长)